Archive for the ‘社会’ Category

山东自驾游

Friday, August 21st, 2009

上个礼拜休假一周,去了山东。一路跑了青岛、威海、长岛和泰山四个地方,正值南方沿海莫拉克台风不过在山东没太大影响,在路上遇到两次大雨,到达目的地的时候都是大晴天了。四个地方都是第一次去,玩的不错,人也晒黑了。

青岛八大关附近的海边。

周末拥挤的第一海水浴场:

青岛市内的基督教堂,外观像石头族公园。今年正好是建成100周年。

威海的沿海山路,一路开车,边开边停可以看到威海最美的海边景色:

长岛。说实话,长岛不值得特别推荐。在经过了青岛和威海后,已经对大海有点审美疲劳了。

最后一站:泰山。花了两个半小时从中天门爬到南天门。中途休息无数次,吃了两次西瓜(5块钱一斤,泰安市内1块1斤):

十年

Thursday, June 4th, 2009

十年前,我在成都五块石附近的书店买了本《新因特网协议IPv6》的英文书,基本上没看过,现在还躺在书架上。99年中国的电子商务刚刚起步,还要搞24还是72小时网络生存;腾讯在这一年成立,我在9月份申请了到了一个六位的QQ号,首位还是1;上海交大和IBM合作的电子商务中心在浩然大厦揭幕;基于IBM NetData技术的上海旅游网一期发布…

可以利用archive.org提供的网络时光机回头看看十年前的中国互联网。

那时候还是OICQ,企鹅的围巾还没带上。10年后的腾讯已然是互联网巨人。

99年前玩互联网的都知道四通立方的论坛, 这是新浪的爸爸。

千禧年后263的邮件服务盛况空前,能上网的大概都有263的账户。

我印象里搜狐最早的页面是黑底色,挺简洁的,因为那个时候只有搜索,现在成了大门户,东西多多了。

网易是我最早使用过的提供个人主页的网站,以前好像叫’X空间‘什么的,是尝试超大字体、滚动文字的最佳场所。

上海交大的校园BBS,比上(水木)不足,比下有余 。在上面的链接上可以看到10年前的版面,和一些熟悉的用户名。

其实我在互联网上最早的痕迹应该是97年的天府论坛,不过早就找不到了。上面的是我在饮水思源BBS上的一个回帖。

如果说网络世界10年间有什么东西变化不大,我觉得是网速。诚然家庭上网从上海热线8888到ADSL/FTTB/有线通是快了很多,但是和10年前的教育网比,差距还很大。2000年的时候在实验室看全屏的悉尼奥运直播,一点不卡。现在看看优酷,youtube上的东西还常常在转圈圈,慢啊。

地震一周年

Friday, May 8th, 2009

下个礼拜就是地震一周年的纪念日了。今年春节回成都过年的时候,去了趟汉旺看了看。上次回汉旺还是97年,已经10多年没回去了,除了地震造成的破坏外,家属区的变化不大,很容易找到以前熟悉的地方。之前在网上看到了很多照片,这次也拍了几张,留作纪念。

这是东汽小学,以前这里是东汽培训中心,我在读初一前的那个暑假在这里参加了英语学习班,那是我第一次学外语。震后的几天,这里是临时安放遗体的地方。

东汽中学,震后广为人知的中学,谭千秋、可乐男孩都出自这里。我的初、高中6年在此度过(初中2楼,高中4楼)。学校的后面是绵远河和山,以前常去玩。高中有一年冬天上化学课,下了大雪,化学雷老师把我们放了羊,一起去河坝玩雪。512后,主教学楼已经消失了。

这是东汽中学的厕所,没有倒。按现在的标准,这个厕所很原始,但当时还是挺高档,能装很多人。厕所后是条河,我住521的时候就在河对面。

这是家属区521,以前住在顶楼5楼,两间房,一个厨房一个卫生间,我得到第一个小学乒乓球冠军的时候就住这里。

这是家属区601,读初中的时候搬过来的,以前觉得离学校挺远,这次回去好像5、6分钟就走到了。对601我印象最深的是夏天的时候,外面的梧桐树长的很壮,在2楼从窗口手一伸出去就能够的到树叶。

本来还想去河坝、体育场看一看,但因为家属区震后封闭管理,去不成。读初中的时候,经常一个人骑自行车带上旱冰鞋去体育场旁边的旱冰场溜冰,自带冰鞋收门票只要5分钱。平时去的时候里面人很少,有时候只有我一个人,还有大喇叭放着轻音乐,看上去就像一幅电影画面。

Sahana赈灾管理系统

Monday, May 26th, 2008

今天了解到,由IBM帮助实施定制和部署的赈灾管理系统Sahana在中国民政局捐助中心上线内部测试:http://www.ccdic.org/。CDL的许多同事参与了Sahana的汉化和定制工作,短短几天内组成了开发团队并搭建了开发、测试环境。Bug tracking目前使用的是和Lotus Connections同一套基于Notes的系统。

本人没有直接参与到项目的开发工作,今天利用一些空闲时间试用了一下Sahana系统,同时开了3个bug。 Sahana的基础软件很简单,都是开源系统,它本身是一个基于Web的系统,界面平实简单,导航一目了然。根据文档描述,Sahana可以放在USB闪盘中运行,很适合各种条件下的使用。

毛新生的博客上,有关于这个系统更多的信息和细节。

Sahana汉化版截图:

sahana

为东汽中学老师、同学捐款

Saturday, May 17th, 2008

本次为东汽中学老师、同学捐款活动由校友发起,捐款帐号公布在Chinaren校友录:

捐款详情: http://class.chinaren.com/class/class_index.jsp?ename=dongqi85

致东汽中学校友的公开信(百度贴吧)

希望得到广大校友和各界支持,谢谢。

附:

我的高中政治老师谭千秋:

伟大教师谭千秋:用双臂护住4个学生

我的高中语文老师周德祥:

一位中学教师的守望

缅怀我的高中政治课老师谭千秋

Thursday, May 15th, 2008

德阳东汽中学遇难教师谭千秋的最后奉献

东汽中学是我就读初、高中的学校,在这次地震中倒塌。晚上在网上偶然看到这篇文章,才知道谭老师已经遇难。我已经有16年没有见过他了,97年回汉旺的时候去了中学,不过高中的老师都没有碰到。

看到百度贴吧里东汽中学的照片心里很难过,我曾经生活过6年的地方现在压着几百个学生、老师。

祝谭老师走好~~

该干嘛干嘛

Wednesday, June 13th, 2007

一个flickr访问不了了,好多人都在闹,没必要。CNN大家都看不了,没见谁闹过。再说,闹也解决不了问题。闹牌照就不拍卖了?闹房价就不涨了?更别说网络这些免费的东西了,知道,“噢”一声也就完了。Google、Wikipedia、typepad,就连未名空间telnet现在不也都是好好的,就是出了问题也总难不住人啊,尤其是闹腾声音最大的人。

所以,该装伊朗人插件的装插件;该装锅的装锅;该搬家倒数据的就搬家倒数据;该到国内互联网注册服务的就赶紧注册;该吃牛肉的吃牛肉;该上牌的上牌;该买房的买房。

前几天收到dreamhost的邮件,提醒我还有一个月我的博客租期就到了。本打算续2年,现在看看先租一年再说,以身作则,做一块和谐社会的橡皮泥。

卡莉回忆录

Tuesday, May 29th, 2007

读完这本书后的最大收获是发现如果把书中的HP两个字母换成IBM,所讲述的情况基本都可以成立,其中一些细节让人发出会心的微笑。

总的说来这本书写的一般,大致可以满足读者的窥探内情的需求。知道众人所不知道的,是当权者的专利,也让人高处不胜寒 – you get what you paid for.

我一直觉着卡莉长的像Celine Dion,不是吗?

至于这张,很像《越狱》里的美国总统。

Enterprise Blogs

Wednesday, May 23rd, 2007

Intel中国博客今天正式亮相。目前部分企业博客同时提供了雇员博客和用户博客(整合产品技术社区),以进一步增强两者间的交流。

下面列举一些IT企业的博客站点:

IBM Blogs

Microsoft Blogs

Cisco Blogs

Intel Blogs

Sun Blogs

Google Blogs

SAP Blogs

Oracle Blogs

还有制造行业的例子:GM Blogs

如果可以在DNS根节点上做域名的SQL查询的话,估计会有长长的一串如http://blogs.company.com/,http://company.com/blogs/或者http://companyblogs.com/的站点。

企业信息化帮助提高企业的生产力与运作和管理的效率,是个生存问题;企业内部的社会化软件试图低成本的解决企业内部有效沟通、知识管理和传递的挑战,是个发展问题。对于一般意义上的企业信息化,可以较容易的设置考核指标:IT系统运行的成本、回报都可以量化,换句话说用户可以比较准确的预计实施的结果。

对于企业社会化软件,这个问题可没这么容易了。发表了多少帖子、存了几个书签、建立了几个兴趣小组,可以是一个指标,但实际产生的影响力和这些影响力最终所对应产生的价值如何估算。我想是不是可以用炒股的例子来解释:股民白天入市炒股,真刀真枪,刺刀见红。下午收盘后,大部分人还要读报纸、看电视、上论坛,制定下一步决策计划。少读一天报纸、少看一天电视、少跟几个加精的帖子,会不会立马出现决策失误?不太会。但如果在长期不看、不听下做出的决策还可能正确吗(郎闲平的结论可能是yes,呵呵)?应该承认,股民的晚间功课对正确投资一定是有积极影响的,虽然它不能保证100%发生(有人在网上做了1、2年功课,还是买错了房、挑错了车),但已经很有帮助了。从这个意义上说,企业社会软件在于跨越企业内部管理界限,用p2p的方式(每个人都是知识生产者和消费者)实现提高员工知识技能,高效完成协助。

鉴于这些特点,如果在企业内部花费过多精力评估、量化使用企业社会软件效果,我个人认为是不太合适的做法。对它的考核只有一点,就是坚持 – 长期坚持健身、吃维生素片、睡前喝牛奶、西瓜皮敷脸的同学请鼓掌。

功到自然成。

最近一次洗冷水澡是在什么时候?

Tuesday, May 15th, 2007

晚上忆苦思甜的时候想到这个问题,我最近一次应该是02年的10月左右,非典前的秋天,快整整5年了,世界杯都过了两碴了。

欢迎回帖。

输入法事件 – 能淡化时且淡化

Tuesday, April 10th, 2007

Google输入法的事情,好像让很多人兴奋,漫长的等待终于抓到了小辫子。这事儿对于中国软件业,不是件好事,出于私心,我个人希望尽可能淡化这些事件,防止别有用心的人借机过度炒作高科技研发/外包的知识产权问题。

两年前在一本国外IT杂志上,登了一张照片,在毕博上海研发中心办公室里挂着保护知识产权的标语 – 作为高科技投资中国最重要的影响因素之一,所有人的眼睛都在盯着IP。3月份在北京举行的LISA国际会议,专门请了国内的IP专家给老外们介绍国内知识产权的保护情况。吃中饭的时候,我旁边坐的是微软中国负责Microsoft Live的CTO,他说的话我觉得挺有道理,“中国人会去买盗版DVD并不意味着工作的时候会偷公司的代码,这是两回事”(当然,意识需要加强)。

今天我订阅的feeds似乎已经隐隐显现了苗头(下图),评论家们终于又有专栏可写,稿酬可拿了。我预测在未来1个月内,至少有1篇有关高科技外包IP问题的cover story会出现在报纸、杂志上。

在IBM,每个developer都要签署知识产权保护声明,并参加开放源代码及知识产权的相关课程并完成认证。

希望这块石头溅起的浪能渐渐平静。

真实的中国网络

Wednesday, December 20th, 2006

推荐一篇三联的文章:《越狱》的中国隐秘流行

其实这篇文章并没有多少新颖的内容,只是说出了台面下人人皆知的东西。至于中国的地下字幕翻译社区,连纽约时报都发文报道过;从开源的角度看,基于community的open translation是一种新模式,它是open  source  software的自然延伸,并成为跨语言知识传播的新兴渠道。

电视直销卖软件

Sunday, December 3rd, 2006

用电视直销方式来卖软件,国内我知道的只有橡果国际一家。如果电视机上能装反弹出广告窗口功能,橡果国际恐怕凶多吉少,可橡果国际偏偏就是能把网易拍,背背佳、好记星卖的大赚特赚。这很像国内的互联网市场,“白骨精”们用google搜索、MSN聊天,丝毫不能撼动百度、腾讯的大火特火。土归土,土中有乐,土中有新,土中亦有黄金屋。

说实话,我很佩服通过电视直销来卖软件,不是创新是什么?操盘手软件的广告极其通俗易懂,有旁白讲解,有显身说法,通篇没出现过一个软件专业词汇,谈论的只有一个词,一句话:赚钱,用软件赚钱。把需求还原给客户,这个广告做到了。

利用电视购物,可以为创智赢家节目组提供一个比赛选题:让两个队伍在东方CJ频道推销商品(衣食住行都成),在限定时间内销售金额最多者胜出。这个选题Apprentice在QVC上用过,很有意思。李大嘴的无烟锅、唐伯虎的含笑半步癫肩负着的娱乐大众的任务,终于能发扬光大了。

陪审团

Saturday, December 2nd, 2006

一言不发的陪审团,又送走了一位玩家,今天的结果,袁鸣的那句话不知道对场上的陪审团起了多大的影响。这个结果多少让部分观众继续相信东方卫视和其他国内上星台一样,根儿上还是个地方台。

曾经看过一部美国电影,名字忘掉了,整部电影场景都发生在法庭的一间会议室里,陪审团成员坐在一起讨论案情、回忆、争辩、攻击,最终发现了案情疑点。陪审团显然不是完美的制度(只要有人存在,完美就不存在),大多数人还是认同陪审团制度的合理性。

接受事实吧, 创智赢家接过辛普森案的接力棒,继续着对国人民主制度的启蒙教育。

消费信息

Sunday, November 5th, 2006

这里“消费”两个字是动词。

很多人常买碟,而买回来之后就放在家里再也不看;下载完mp3就归档到大硬盘或者刻盘,难得去听;看到了新软件新游戏就下载然后按年月分目录刻盘,从不安装;每期杂志买到后高高的堆在床头,上个月的还没看完下个月的就来了;买了最好的、容量最大的硬盘和刻录机,而床头的台灯读书时从来不能直射到书本。我们都是被信息驱赶的人,我们太热爱信息以至于不惜一切代价要去获得,并在获得信息的过程中享受着充分的快乐,这种快乐已经比消费这些战利品来的更有满足感。

可以用下面几个问题来验证验证:

1. 你上次把自己刻录过的CD/DVD重新放入光驱是在什么时候;

2. 你上次欣赏一、两年前拍的数码照片是在什么时候?

3. 上次欣赏自己拍的DV带是在什么时候?

4. 在家电、电子产品论坛花费的调研时间和最终使用购买到的产品的时间那个长?

我似乎已经卷入到这个怪圈里了: 去年买的PDA这几个月用的才多一点(为此花了更多的时间去下载评书mp3);程序员第10期没看完,11期就到了;国庆买的5、6张DVD一张没看过…

有关信息消费,似乎可以得出这个结果:对于非本人制作的信息,永远不需要未雨绸缪,保存、归档、备份都可以省掉;我们繁荣、昌盛、伟大的市场已经可以满足绝大部分苛刻的需求;信息本身的价格和获取的成本越来越低,而消费它们的代价越来越高(时间、精力、心情)。

所以解决信息的consumability的首要问题,是解决人的consumability,人没有消费信息的能量和能力,信息始终是孤独的,而让信息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火星了 – 有关方兴东

Monday, October 16th, 2006

今天才看到方兴东的这篇博客文章:曲线人生:博客的狂喜和痛楚,博客中国的远见和愚蠢,才知道老方已经被放逐了,搞起了电影中国

我读fxd文章得追溯到95/96年的南方周末(10年后的南方周末,和PCM一样,有些干瘪了),然后是他在”个人电脑”杂志上的专栏;再后来就是他到清华读书,创办互联网实验室、写关于博客的博士论文(现在也没读过这篇大作)、创立博客中国

有些人只能做诸葛亮,可能fxd算一个,诸葛亮就是诸葛亮(这个说法也可能要argue一下),他不是刘备。 几个月前第一财经的“头脑风暴”上,袁岳对fxd说,“每次互联网出现新苗头,你都是排头兵,可每次剩下来数钱的人里总没你”。这次的博客网似乎也没逃脱命运。

这么看来我在几个月前从博客中国搬家还是有先见的:它的服务实在不能算好。

祝愿方兴东的新业务能早日成长壮大,风云人物总得有一次雄起的机会。

PS: 为什么电影中国把“疯狂的石头”归为科幻类电影

The World is Flat 中文版

Friday, October 6th, 2006

The World is Flat中文版终于出来了,考证了一下确认湖南技术出版社的版本是这本畅销书的正式中文译本(相比东方出版社的版本)。遗憾的是在网上看到很多有关此中文译本翻译质量的评论,让我犹豫是买这本中文版还是等等影印本(不知道会不会有)。

The World is Flat在IBM内部是本备受推崇的书,就像另外两本广为人知的《蓝海战略》和《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一样,成为IBM书架上的另外一部新作。

水深

Wednesday, October 4th, 2006

对一些特定的商品大部分普通老百姓也许永远也搞不清楚其价值与价格的关系,原因很简单,信息不对称。下面就是一些我自己一直没有搞太懂的商品,列举一下:

1. 阳澄湖的大闸蟹。我或许从来没有吃过正宗的阳澄湖蟹,因为事实上几乎没有可靠、定量的物理方法去判断一只蟹是原装蟹还是泡过阳澄湖水的洗澡蟹。吃蟹,成了情感消费;

2. 七浦路(被群众亲切的称为”Cheap Road”)的衣服。前天去了趟七浦路,市中心的位置、城乡接合部的风貌。在血光冲天的七浦路,一刀下去砍在脖子还是脚跟,学问很大:两军交锋,勇者胜;

3. 装修与建材。这是一个公认的水最深的消费领域之一,不是一般深,是相当的深;

4. 旅游景点的小商品。我去年在九寨沟买了一条很漂亮的围裙,结果没过多久就在上海看到了一摸一样的款式。我怀疑全国旅游景点的小商品都是从浙江义乌这样的小商品集散地进的货。几毛钱的东西几块、几十甚至几百的忽悠群众。

还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大家来补充:)

Be yourself

Tuesday, September 12th, 2006

自打Google中国搬了家,各类博客、转发邮件里有关Google新办公室的图片层出不穷,加上Keso的推波助澜,好不热闹。我在想,Google中国除了免费食品和毛绒玩具外,还有什么可以和公众交流的呢?对,有黑板报(半数是炫耀贴),然后呢?

我对Google中国全盘西化式风格不太以为然。想想Google新员工原来所在的大学计算机系实验室是个什么样子,眼睛一闭,八九不离十就能猜到了。怎么毕业没几天突然就对毛绒玩具、涂鸦、起名字这些事情感起兴趣来了?没错,是终于可以领工资了,而且应该不低,不过这些刚毕业不到一年的工程师们至少一半以上还在租房,他们周末自己会去宜家吗。

与其每个人发30刀让原本本分的工程师刻意证明自己有创意而去做点什么,不如省下钱建个图书馆,一个人 240人民币大约可以买6本计算机书,200个人就能买1000多本,钱再多也得计划的用。

咱中国老百姓老老实实上学读书、工作过日子,骨子里和老美不太一样。如果每个新员工进入Google的第一件事是挖空心思搞点邪乎的“创意”来,这样的环境能否称为健康,非业务外的“创意”是否有被management team潜在纳入绩效考核范围的可能。

Be yourself,可以献给Google新人,作为IT业同行,我一直认为Google是创新、进取的公司,只是一切应该更自然一些,更中国一些。

北京上海

Wednesday, August 23rd, 2006

同事学员教员们一行晚上同去饭店吃饭,交流一下学习经验,谈谈第二天的模拟考试,还有就是顺便聊聊有关北京、上海的话题。这个话题的生命力比房地产、股票都要强,而且往往在桌子上有和上海相关人士的到场为最佳触发点。

稍微总结一下今天饭桌上的各类陈词,以关键词概括:“钢蹦、小碟子小碗、上海男人、上海女人、一方水土一方人、文化、隐藏身份、句号的小品…”。还好没有提起半两粮票和一张草纸的典故。

我倒觉得北京的西瓜不错,6毛2一斤,比上海的8424便宜近一倍,也比临沂路上沃尔玛超市的宁夏西瓜便宜9毛8分钱。呦,我是不是有点上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