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07

The winner goes to … IBM

Monday, February 26th, 2007

春节长假比上班还忙,回家在成都呆了一个礼拜,赶回上海后马不停蹄的去为香港经济做贡献,回到家刚刚知道今年图灵奖的结果。

在网上看到Allen的照片和获奖介绍后,回想起04年曾经在Yorktown的Watson研究中心的餐厅里看到过”IBM退休老兵报告团”回到公司为年轻人传、帮、带,主席台上里除了慈祥的老奶奶Allen外,还有DRAM的发明人Bob Dennard

根据对社会的贡献而言,Tim Berners-Lee在10年后获得图灵奖应属情理之内。

大年初一 – 成都

Sunday, February 18th, 2007

1. 文殊坊庙会

2.  字画拍卖

3.  看过今年春晚的都知道

4. 成都小吃

5. 豆花

6. 三大炮

7. 老玩具

8. 李伯清书院

9. 超级大火锅

10. 群涮火锅

11. 文殊院街

一行代码,一枝玫瑰

Wednesday, February 14th, 2007
  • 根据《程序员》杂志2007年第二期公布的调查,2006年中国软件从业人员(程序员)的平均月工资是4,100元;
  • 根据”Assessing quantitatively a programming course“一文所引用的参考文献中的调查,未采用PSP (Personal Software Process)的Java程序员每天的代码行(LOC)平均为30;
  • 根据上海地铁《时代报》本周二的报道,今年由于气温反常,使得玫瑰的价格在情人节前上涨,平均每枝7-9元左右。

基于上述假设,平均一个程序员每天的薪资为4100/22(每月22个工作日)= 186块4,平均每行代码价值186.4/30 = 6块2,考虑到上海地区软件从业人员薪资水平高于全国平均,粗略算算程序员们平均每写一行代码就能给自己的女友、太太挣上一枝情人节玫瑰花的钱。

一把玫瑰,放眼望去枝枝都刻着if, else, while, for, public, final, 还有data和data2

跨行转帐 – ChinaPay & 招行

Tuesday, February 13th, 2007

晚上登录chinapay进行转帐的时候,在“支持卡种”的列表里发现了招行的借记卡,估计Chinapay很久以前就开始支持了只是自己后来再也没有复查过,一直不知道。尝试转帐400块到我的一卡通(8位卡号前面加0021),还上个星期两桌干锅居的消费,一次成功,^_^

这样的话以后刷卡还款方便了,用chinapay从中行转帐到招行一卡通、一卡通关联招行信用卡自动还款。希望Chinapay能早日开通对工行牡丹卡的支持,彻底解决牡丹-运通卡出差消费还款的难题。

非对称的信息保护

Sunday, February 11th, 2007

黑客们近来很忙,他们凭着“熊猫烧香”,“共产”Vista、HD-DVD、蓝光DVD,重新风光的登上了大众的视野,貌似强大的诺顿、卡巴斯基、微软、索尼、好莱坞只能躲在角落里哭鼻子。

whboy比Symantec的工程师强吗;中/俄联合“团”黑队比微软专家牛多少;工业界数字版权保护加密算法已经沦落到被人随意凌辱的地步了?这一切都不是事实。

信息保护中的攻与守,似乎很符合自然界中的某些规律,比如减法比加法难,除法比乘法难,开根号比平方难,积分比求导难,不对称性在信息安全领域似乎同样成立。一个系统如果有200个漏洞,无论是TCP/IP bug还是缓冲溢出,黑客找到一个就可能在你的主页上激动的宣布占领这个如此不堪一击的高地,而系统管理员必须要堵住全部200个漏洞才能保住这个月的绩效奖金。 无论设计Vista激活系统还是DRM,设计者需要把几乎所有可能被攻击的因素考虑到,尽最大限度提高破解门槛,攻击者要做的就是在一个非完美的系统中找到一个下嘴处。

黑客的智慧很高,但是小智慧;设计开发者的的智慧很高,更是大智慧。如果要挑战自己的智慧,可以去尝试设计一个zero defect的系统,这会更刺激、更挑战。

Lost in e-mail

Wednesday, February 7th, 2007

好多天没更新博客,因为实在太忙了。粗略统计了一下,在过去的5天(包括双休日),一共发出了约100封电子邮件。下图是下午工作的时候抽空抓的一个屏,是我的Notes上的tab,1400×1050分辨率的机器上有些tab已经要通过扩展菜单才能看到了。

上面是PS后的分段图。 这里是原始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