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无签证入境记

September 25th, 2004 7:13 pm

我于9月19日乘坐东航583航班从浦东机场飞往洛杉矶,然后转机去纽约。抵达L.A后,在机场入境处检查签证,原本入境检查官员已经把I-94卡订在我的护照上,然而他在仔细看了我的签证后告知我持有的L1签证是一次入境签证(Single Entry Visa),在我上周离开美国后已经失效了。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在申请L1签证期间,办理签证需要的文件和证明材料非常的全面,包括IBM出具的证明信和工作邀请、个人简历、学历证明等,经美商会送交上海美领馆办理L1工作签证。整个过程中,我一直认为该L1签证应该是允许多次出、入境,而且根据公司政策每8周还有一次回国休假机会。但从官方的文档和信件中,并没有提到L1签证可能会是一次性入境签证,包括IBM US和IBM China负责STFS的工作人员,当然包括我本人,都没有能够及时的发现这个问题。更加巧的是,东航在我办理登记手续过程中,没有仔细检查我持有签证的合法性,让我登上了这次班机。(事后,东航因为它们的失误被罚款3400美元)。

L.A.入境处的官员在发现签证问题后,把已经贴上的I-94卡拆下来,并将我带到移民局办事处进行进一步处理。

在移民局外面的休息室内等待约半个小时后,移民局官员正式通知我说签证过期,并将我带到另一办公室内(移民局及国土安全部Homeland Security)。在清单了我的行李及贵重物品后,又是长时间的一段等待,期间我向移民局官员解释了自己的情况,整个过程中东航的工作人员也一直在场,不过是爱莫能助。大概过了1个多小时,被官员领去拍照和按指纹,当时就感觉进了美国的黑名单了,和本.拉登在一张table里了。东航工作人员说,我很可能会被遣送回国。我向移民局官员询问将如何处理,被告知将会进行一次面谈并根据结果做出最后决定。这样,我又回到了休息室等候。中间我有一次去洗手间,有幸享受警察全程陪同。

面谈(或者说是申辩)前,移民局官员问我是否需要翻译,我回绝了这个提议。后来想想这对我最后申辩成功是有帮助的:如果在语言需要额外帮助,在面谈过程中自然就处于弱势,不利于争取有利于自己的判决。

面谈是在一间小办公室里进行的,主持人是一个国土安全部的黑人女官员,至始至终态度都非常和蔼。面试是在宣誓后正式开始的(和电影里的一样),她打来了一个应用程序,先给我宣读我的权利和义务,然后就是输入我的个人信息,包括国籍、住址、公司和赴目的地等;之后就是根据一个Word文档里的问题模板一个个的问问题。我如实回答了每一个问题,并尽量使自己的回答态度坚决。回答完所有的问题之后,是自由申辩,我刚说了一会那个文本输入框就不够长了,无法继续录入,只能删掉未说完的句子(DB的设计需要改进)。整个过程大概持续40分钟,然后又回到休息室。休息室里另外还有三个中国人,两个是南方偷渡来的小姑娘,企图以政治避难身份留在美国;另外一个是在美国卖假鞋的,记录不良所以被扣。

没过多久,东航的工作人员进来对我说他们可能会遣返我回国,并说遣返的机票要自己出,并说尽可能帮我订便宜的。没过几分钟就进来向我收机票钱,说要720块,这个时候我才知道IBM和AA的contract的优惠是如此之高:从纽约到上海的往返机票的总价才1400块,而东航从L.A出发的单程就要收700多块!就在我掏钱的时候,黑人女官员进来说先等等。果然,一会儿东航的人告诉我说有转机,可能会让我走。十几分钟后,女官员送来了一张表格(Visa Extension)让我填写,并注明我未持有合法签证的原因。表格填写好后,我拿到了订上I-94卡的护照,在她的带领下交了250美元的手续费后,终被放行。至此,离抵达L.A.已经经过了4个多小时,等改签航班回到纽约已经是第二天清晨6点了。

在移民局的四个多小时里,我精神极度沮丧,还好比较冷静,没有反应过度,能平静的对美国工作人员进行解释并回答问题。美国移民局和国土安全部的工作人员态度一直很和气(我隔壁偷渡的那个小姑娘,由一个中文翻译陪同,询问官的态度显得有些不耐烦),也减轻了自己的压力。

能在美国大选年安全警戒加强的时期无签证进入美国真是个奇迹,我想IBM的良好盛誉也起了很积极的作用。这是一次不可思议的经历,人生完整了…

Leave a Reply

*